顺德“口罩机混战”:行业还未见顶,有人已离

顺德“口罩机混战”:行业还未见顶,有人已离

时间:2020-03-09 17:17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22:05:52 南方Plus

“有人出几倍价钱,想让我把其他客户的机器违约卖给他。”

“为了搞这个,一把辛酸泪。”

“我们图纸都准备好了,临时决定还是不做了。”

“最远的客户已经到了东南亚。”

这些顺德企业家都在谈论口罩机。顺德是装备制造业重镇,但口罩机在这里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新兴行业,成规模兴起还不到两个月。

近期,口罩需求的爆发带来口罩机市场的爆发。包括顺德企业在内,一批机器人和自动化领域的厂商纷纷加入“混战”。他们希望帮到口罩生产商,也希望在市场中分一杯羹。在不少人眼中,口罩机就是一种自动化设备,技术原理并不复杂。

多名顺德企业负责人表示,口罩机的技术原理在装备行业并不复杂。但是,受制于关键零部件供应、机加工水平、熟练技工、工艺调试能力等多方面因素,转产口罩机之路充满挑战,无法按期交付的情况并不鲜见。

如今,口罩机行业还未见顶,部分口罩制造商和炒家还在“抢货”。有的顺德企业已经将业务开拓到了海外,也有的企业表示已不再接口罩机订单,将尽快回归主业。

“抢造”口罩机成风

“订单太多,有时候客户也要派人到现场,一起加班调试。”广东捷瞬机器人有限公司(下称“捷瞬机器人”)副总经理谢传和说。最近,谢传和时常在半夜12点之后发出朋友圈,都是该公司“抢造”口罩机的车间现场。

捷瞬机器人是典型的口罩机新军,在顺德装备业的土壤里耕耘多年,有机器人、自动化设备、非标设备生产经验,以及一定的供应链、客户资源,但是此前并未正式接触过口罩机。

2月初,顺德原有唯一的口罩企业康正卫生材料有限公司由于超负荷生产,频繁出现机械故障。顺德区经促局临时组织了一支“应急物资生产设备抢修志愿服务队”,捷瞬机器人参与其中。随后,捷瞬机器人陆续接到向其购买口罩机的需求,便决定切入这一市场。目前,捷瞬机器人的口罩机订单已经排到了3月底,客户不但有美的集团等本土巨头,也有来自省外乃至印尼的企业。

同样从应急支援,到自主上马口罩生产线的,还有广东天太机器人有限公司(下称“天太机器人”)。不过它的转型契机来自广州。2月10日深夜,天太机器人总裁吴志诚接到一个来自广州的紧急电话,邀请其参与一个口罩生产线智能化改造项目。经过连续几天奋战,该生产线顺利达到日产8万—10万只的水平,并获央视报道。天太机器人发现,这是一个值得把握的机会,因此决定自主开发口罩机。

政府也是促成企业转产口罩机的“中间人”。广东佰分爱卫生用品有限公司(下称“佰分爱”)原本主营纸尿裤,疫情发生后有意转产口罩,却一时找不到口罩机资源。在顺德区陈村镇政府的牵线下,佰分爱与同在陈村的佛山隆深机器人有限公司(下称“隆深机器人”)取得了联系,后者决定为其定制一台全自动口罩机,也面向其他厂商接单。

据不完全统计,还有佛山市四点零自动化设备有限公司(下称“四点零”)、广东顺事德智能科技有限公司(下称“顺事德”)、广东顺德华焯机械科技有限公司等多家企业转产口罩机。

它们的订单纷至沓来,少的企业几台、多的数十台。近在顺德本地及周边,远至浙江、陕西乃至东南亚的越南、马来西亚、印尼等地,目前尚没有见顶的迹象。

火爆的市场之下,恶性竞争也随之而来。前不久,一名客户找到四点零生产总经理邓孝春,提出用接近200万元的价格,买走其手中一台准备发给其他客户的口罩机现货,被其当场回绝。一些关键零部件供应商对顺德企业违约、临时加价,近期也并不鲜见。

“一把辛酸泪”

口罩机不算尖端科技,很多企业也做过比它复杂得多的产品。但是,要临时跨界入行,并不是想象中的那么简单。有的企业在经历一番波折之后顺利推进,也有的企业原计划在2月下旬、3月初交付首批机器,但截至3月10日还未能出厂。“为了搞这个,一把辛酸泪。”一名企业相关负责人说。

首先是图纸关,早期一份口罩机图纸可以卖到数十万元。“网上有很多公开的图纸,但是都几乎不能用。”谢传和先是通过一位曾经做过口罩机的朋友,找到了一份可用的图纸,在其基础上组织人手进行再开发,再画出了厚厚的一叠草图。

然后是关键零部件。美的集团同时采购了两台口罩机,但是捷瞬机器人的一台晚了三天才交付。“气缸供应商不讲诚信,不给我们发货,导致我们要临时通过其他渠道高价购买。”谢传和说。此外,超声波焊接机等部件价格也翻了几倍,抬高了口罩机的成本。

为了优先支持口罩机生产,隆深机器人不得不将现有供应商资源进行倾斜,影响到一些车企、家电企业的常规订单交付。隆深机器人创新研究院院长陈新说,这些客户对于口罩机优先能理解,但是他们也着急复产。隆深机器人只能加班加点,同时多方开拓新的供应商资源,满足双线需求。

人手不足也是一个问题。有的企业临时招募了一批新员工,有的则启用了“共享员工”模式。谢传和说,“一些关系好的同行有富余人力,我们就借过来,参与组装调试环节。有的采购商也会在后期派人到现在,一边向我们学习,一边共同研究问题。”

在顺德这么多口罩机“新军”中,仅四点零等少数企业,曾有过短暂的口罩机生产经验。“口罩机是一个很偏的行业。我们在2017年做过一两台之后发现没啥 搞头 ,也就就没做下去。”邓孝春说。今年大年初三、初四前后,陆续有朋友找过来,询问是否能做口罩机,邓孝春这才“重操旧业”。即使这样,邓孝春仍然经常与客户调机到凌晨,还要面对零部件涨价、机加工厂商难找等共性问题。

零部件全部到位、按照图纸要求装好,并不意味着大功告成。后期的调试短则两三日,长则可能超过一个星期。只有帮客户调试好了,口罩机才能够实现稳定产出。“我想下一步应该就是 屯 调机师傅了。”近期开始生产口罩的佛山市顺德区罗恩科学仪器有限公司总经理罗耿荣开玩笑道。

市场“退热”后怎么办

从有人愿意花费几倍价格从顺德企业“抢购”口罩机来看,目前口罩机的市场还未见顶,紧缺情况仍将持续一段时间。但是没有人能准确预测,市场热度还能持续多久。

一方面,有的企业希望,各方可以维护好当前的市场。帮助防疫物资生产的同时,也为自己拓展业务。“希望大家都回归理性利润空间,增加口罩产能、帮助各地正常复工,做点儿我们能做的。”天太机器人执行总裁郑滨说。

“在未来的很长一段时间,口罩仍是最紧缺的防护物资,是生活的必需品。”顺事德有关负责人说。日前,顺事德宣布其口罩自动化生产线已研制成功并进入量产阶段。该公司负责人欧锦华表示,生产口罩机的初衷就是满足客观需求。

四点零甚至将交货期压缩到了每批10天。“不涨价、不炒现货,只接受预定。”邓孝春说,在特殊时期只要有合理利润即可。目前,该公司已经收款的订单达到约20台。其中,有十几台口罩机的客户在顺德本地。

另一方面,捷瞬机器人等几家企业已暂时不再开拓市场。“现在的产能已经饱和,订单都已经排到了月底。”谢传和说,目前以消化的已有订单为主,所以暂停接新单了。

还有的企业图纸和供应商都已经准备好,但是中途打消了“跨界”念头。“我们也曾有过转产口罩机的计划,后来判断形势可能有变,所以放弃了。”佛山市泓实机械制造有限公司经理葛娜说。

对于机器人和自动化设备的“主业”,各家“跨界”企业也都在力争兼顾,看好未来的发展。捷瞬机器人在口罩机上只投入了约一半人力,隆深机器人的一些大型项目也在按期推进。近期,隆深机器人还在研发机器人5G相关应用,在云端实现机器臂的运算轨迹控制,希望降低项目成本和制造业企业实现自动化的门槛。

【南方日报记者】熊程

受访企业供图

【作者】 熊程

【来源】 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客户端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加载全文